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出现在监视器的画面中都是强烈阳光下王珞丹的半张脸,怔怔望着前方,眼神空洞又迷茫。她的额头布满细细密密的汗珠,头发贴在头皮上,湿哒哒的。汗珠慢慢汇聚在一起,化为一大滴汗水,从额头顺着脸颊慢慢慢慢向下滑落,最终消失在镜头的下方。

    与此同时,在镜头之外有几个人在说话。由于使用无人机拍摄的缘故,现场显得比较吵,听得不是特别清楚:“先爷真的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他真的不打算跟我们走,他年纪太大,不想客死他乡!”

    “可,他不走,也会死的!”

    “他说了,反正都是死,宁愿死在家里。”

    摄影机慢慢向后来拉,镜头拉成全景,王珞丹坐在车上,旁边坐着他的父母,由一个男子拉着车往前走.在她的身后是逃荒的村民,有扶老携幼,挎着包袱行李的;也有推着独轮车的;有的小孩不愿走,被家长拉着走的;还有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举步维艰,每个人的眼神都显得无奈又迷茫……

    摄影机慢慢拉起来,向以45度角,向村子方向推过去。摄影机缓缓穿过逃荒的人群,穿透空荡荡的小路,穿过空荡荡的村子,继续向前推。

    监视器后,张然拿起步话机大声道:“b点演员开始!”

    很快监视器后的人看到,在羊肠小道上李雪建背着手,慢吞吞地往前走。崇山峻岭看不到丝毫绿色,整个世界都是干枯的颜色,在苍凉的山坡上,李雪建瘦弱的身影格外孤单。

    张婧初看到这里眼泪突然掉下来了,李雪建孤寂的身影让想起了汶川大地震时的一位老人。央视记者李小萌在采访的路人遇到了一个老人,正走在与下撤村民们相反的道路上。李小萌问老人到哪里去,老人说想回家看看。李小萌劝老人回到安置点,因为回家的路太危险,另外几个乡亲也劝老人,但他还是坚持要回去看看。

    家是中国人永远的心灵归宿,所以,每年过年不管天远地远,人们总是要回家!

    监视器画面中,李雪建停下脚步,蹲下身子,看着地面并不存在的玉米苗。

    摄影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缓缓推过去,从全景推成中景、近景、特写、大特写,最终镜头中只剩下他的半张脸。跟王珞丹一样,他的额头布满汗珠,湿哒哒的头发贴在头皮上。不一样的是,他的眼神无比坚定,闪烁着充满希望的光!

    “停!”张然停一喊出口,现场已经响起来了一片掌声。

    瑞恩-库格勒没有鼓掌,盯着监视器怔怔出神,这个镜头从拍摄技巧上来说,难度并不高,比不上《人类之子》中的两个长镜头,也比不上《赎罪》中海滩的长镜头,但这个镜看似简单的在长镜头实际上却极为巧妙。

    这个长镜头特别的地方在于采用了对称结构,整个3分钟的长镜头以老树坡村为界限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面逃难的人群往左边走,后面先爷往右边走;两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左边是一群人,右边是一个人;王珞丹是女,先爷是男;王珞丹是少,先爷是老;王珞丹的眼神迷惘,先爷的双眼充满希望……这种对比与反差展现了先爷的抗争精神,也凸显了人物的孤独,让孤独与悲壮并存。

    当然,瑞恩-库格勒也知道自己只是看出了这个镜头最浅显的部分,其实涉及中国文化的地方,他理解起来就比较困难。比如整部电影在追求一种叫“意境”的东西,比如这个镜头的氛围是“古道西风瘦马”,这些对他来说就特别深奥,非常难理解。

    11月31号下午,耙耧山区依然没有太阳,气温只有几度,普通人穿棉衣都能感觉到寒意。在老树坡村参加电影演出的演员和群众演员们却只能穿盛夏的服装,只能穿单衣,一个个都顶着透骨的寒气在工作。

    不过在场的演员和群众演员都没有丝毫怨言,他们的脸上甚至带着一丝兴奋,因为大家知道今天的戏拍完,剧组在老树坡村的拍摄就结束了。

    下午四点,当张然喊出过的时候,现场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一秒钟之后这份寂静被冲天的掌声和欢呼声碾碎,片场的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都在欢呼。

    剧组工作人员大多是合作多年的老人,显得比较轻松,很多人的反应都是外景戏总算结束了,可以回临安的摄影棚拍了,不用在受这份冻了!

    在场的群众演员,以及协拍办的工作人员反应则大得多,激动得跟孩子似的,尤其是像杨英这样的女孩子都开始抹眼泪了。

    张然来到拍摄现场,接过张婧初递来的喇叭,站在箱子上大声道:“首先,我要感谢来参加拍摄的所有群众演员,现在天气特别冷,但大家只能穿夏天的衣服表演,有不少人都因此生病了!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付出,没有你们的支持和付出,这部电影就没法拍!另外我要感谢,协拍办的工作人员,有你们的支持电影的拍摄才能这么顺利,你们辛苦了,非常感谢你们……”

    掌声和欢呼声之后,张然带着李雪建、王珞丹来到剧组的食堂。他把郭帆叫过来:“去把山下蹲点的记者叫上来,就说给他们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

    很快,记者们过来了,他们纷纷举起照相,对着张然他们一阵猛拍。张然招呼记者们坐下,然后叫工作人员给他们端了一些热饮过来,让他们先喝点热饮料暖暖身子再采访。

    记者们非常感动,捧着热饮料喝了不起,不过还是有心急的记者直接抛出了问题:“张导,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不知道你的这部电影是讲什么的,你的保密工作做的也太好了。我天天在这边蹲点,都半个月了,你就透露一点信息吧!”

    张然听到这话不由大笑起来:“今天将诸位请来,就是透露电影信息的。当然,电影的具体内容还是不会透露的,我只能告诉大家,我的新片不是刘慈欣的《中国太阳》,也不是科幻片,而是一部农村题材的电影!”

    在场记者听到张然的新片不是科幻片,而是农村题材的的电影,都非常吃惊。有记者马上问道:《未来启示录》这么成功,大家都希望你继续科幻片,为什么会拍一部农村题材的电影呢?

    张然笑着解释道:“我的电影虽然都是商业电影,但在创作上,我始终坚持两条腿走路。拍一部偏商业的电影之后,就想拍一部偏艺术点的电影。《未来启示录》是一部偏商业的电影,票房相也当不错,那么接下来这部电影,我就希望偏艺术一些。我并没有刻意选择农村题材,而是这个故事打动了我。我读小说的时候真的被打动了,感觉特别震撼,也特别感动,就特别希望把这个故事拍出来。”

    有记者问道:“现在国内电影的观影主力是城市中的年轻人,他们对农村电影不感兴趣;而你的这部电影是3d,又是全息声,成本应该很高,你不担心票房吗?”

    张然信心十足地道:“我不担心,我也不担心年轻观众会不看农村题材的电影。我认为年轻观众不看农村题材的电影,不是观众不爱看,而是他们觉得不好看。任何一个题材,任何一种类型都是这样,不是观众不爱看,而是电影拍得不好,观众才不爱看。这两年武侠电影特别不景气,基本上是拍一部砸一部,是观众不爱看吗?归根到底是电影拍得不好!我对自己的这部电影有信心,这绝对是一部好看的电影,所以,根本不担心票房的问题!”

    这时一个记者抛出了个特别犀利的问题:“咱们国内很多农村题材的电影在国外拿了很多大奖,你这部电影是为了拿奖吗?”

    如果是其他导演听到这话恐怕会十分不快,甚至会感到愤怒,但张然十分淡定:“如果电影能够拿奖,我不会拒绝,毕竟拿奖对电影来说是很好宣传,能够提升票房。但我现在肯定不会为了拿奖拍电影,根本不需要!”

    旁边的李雪健忍不住道:“八月份的时候,我跟张然在这里体验生活,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找到了张然。”他转头问张然:“那个总监叫什么来着?”张然道:“福茂。”李雪建歉然一笑:“对,福茂。年纪大了记性不大好。当时福茂找到张然,希望我们这部电影去戛纳电影节参赛。但张然拒绝了,因为这部戏是3d加全息声的电影,对播放设备要求很高。戛纳电影宫的设备无法完美的呈现电影的效果,所以,张然拒绝了。如果拍这部电影是为了拿奖而拍,你觉得张然会拒绝戛纳电影节的邀请吗?”

    现场记者听到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亲自上门邀请却被张然拒绝了都大为震惊。在很多人眼中戛纳电影节是艺术电影的圣地,国内无数电影人都以能入围戛纳为荣,没想到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亲自上门丢都被张然拒绝了。

    有记者心想,国内那帮削尖了脑袋想进戛纳的导演听到这个消息,恐怕会郁闷死吧!

    李雪建继续道:“国内确实有那种,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靠抖弄自己的破烂,抖弄自己家里那些三寸金莲,来博评委认同的电影,但我们这个电影不是!我们的电影没有人性黑暗,没有批判民族劣根性,讲是人与自然的惨烈搏斗,讲是人在艰难生存境遇中的抗争,讲的是支撑着我们这个民族从远古走到今天的精神,是关于我们这个民族的一则寓言!”

    接下来,记者们问了很多关于电影,关于拍摄的问题,不少的记者都旁敲侧击的想要探听电影的具体内容,但张然他们都是老江湖了,自然不会被媒体探出虚实。。

    媒体采访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结束,尽管没有打探到电影是根据那本小说改编,也没有打探到电影的具体内容,但记者们还是兴高采烈的发稿去了,张然和演员们透露的各种信息还是足够他们写几篇文章的了。

    在采访结束后,张然带着剧组成员赶回酒店。剧组准备了一场答谢宴,专门感谢雒阳市、以及清池县对电影拍摄的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