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电影的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但到了第三天,剧组遇到了麻烦,天气出问题了。根据雒阳市气象局的消息,在未来一周之内,老树坡村一带以阴天为主,并伴有小雨。

    《年月日》剧组对天气非常重视,跟雒阳市的气象局联系过,让他们每天提供老树坡村一带的天气预报,便于剧组调整和判断。不过光是预报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年月日》这个戏都是晴天,需要强烈的眼光,而且跟其他戏不一样,必须按顺序拍,还能调换顺序拍,面对持续的阴天,张然和剧组成员根本没有办法,只能暂时停机。

    这个时候剧组的主创都特别怀念临安的摄影棚,在摄影棚里拍摄就完全不受天气的影响,而且可以根据剧情的需要,在片场布置出相应的光线来。

    “大家,都安静了!”酒店会议室里,张然用力拍了下手掌,示意大家安静。

    会议室中议论纷纷的众人,便立即安静下来。

    “我们接到市气象局的消息,未来一周都是以阴天为主,而且可能会有小雨。一周之后是什么情况,现在气象局也说不准。”张然没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题,“我们肯定不能傻等着,必须要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来。大家集思广益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赵飞是剧组的摄影指导,对于镜头和光线的问题,最有发言权的:“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如果不行就放弃长镜头,改用分切镜头吧!”

    张然摇头道:“不行,这几个长镜头不能分切。分切之后,不光3D效果会减弱,而且我要通过长镜头传达的一些东西就出不来了。比如村民逃荒的长镜头,村民出了村子是往左走,与此同时,先爷出了村子正在往右边走,这是逆行关系。同时逃难的村民非常多,是一个集体;先爷只有一个人,加上一只盲狗;这是整体与部分的对比。通过这种对称与对比,会给人一种强烈的苍凉悲壮之感!我希望通过这个长镜头里感觉到了一种慢慢渗入全身的孤独感。如果采用分切镜头,就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

    赵飞知道张然对这些镜头的使用是深思熟虑的,不可能轻易换掉,他只是为大家提供一个思路。在赵飞发言之后,其他人都各抒己见,提出了不少建议。不过这些建议要么被张然,要么被其他人否掉了,没有一个可行。

    张婧初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张然,要不这样吧!你带李雪建老师回临安的摄影棚拍摄,我带部分工作人员在这边盯着,等到天晴的时候,把那几个镜头拍了!”

    张然看了张婧初一眼,笑着摇头道:“那几个镜头调度比较复杂,而且特别重要,还是我自己来比较好!”

    张婧初噘了噘嘴,心想你不信任我,觉得我拍不了大场面!其实她心里也知道这种大场面调度对导演的调度能力要求极高,自己要驾驭的话确实比较困难,就道:“那我就没办法了,你有什么主意吗?”

    张然轻轻呼了一口气,看着赵飞,又看看其他人,缓缓地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了,用灯光把几座山都打亮!”

    赵飞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没想到传说变成现实了!”

    剧组其他人听到这话,也都哈哈笑了起来。

    在国内的电影剧组流传着各种传说,其中就有导演用灯光把山打亮的传说。在上一世,用灯光把山打亮传说的主角是张一谋,而这一世,这个传说的主角变成了张然,因为张然比张一谋有钱多了,在电影拍摄上他是不吝花钱的。

    关于张然的传说是这样,在加拿大拍《时空战士》的时候,一组白天的镜头被耽搁了。到傍晚才能拍,光线不够了。张然招招手,将灯光师叫来,指着远处的小山头漫不经心地道:“去,把那山给我打亮。”灯光师立刻布置灯阵,整座山就被灯光打亮了。

    用灯光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