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摄影助理解释道:“这个是剧组的规矩,女人不能坐镜头箱器材箱,因为女人不洁,会给拍摄带来霉运!”

    如果是因为工作上的考虑,比如担心碰坏器材,杨英完全能够理解。但现在对方竟然说女人不洁,会给拍摄带来霉运,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什么叫女人不洁会给拍摄带来霉运?我怎么就不洁了?

    杨英非常愤怒,质问道:“什么叫女人不洁,什么叫女人不洁会给剧组带来霉运?都什么年代了都,你们竟然敢公然歧视女性!”

    摄影助理见杨英发飙,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是剧组的传统!”

    杨英毫不留情地反驳道:“裹小脚还是传统呢,那是不是也要恢复?”

    旁边的摄影助理过来劝道:“这确实是剧组的规矩,有些人信,有些人不信,他真的不是有意针对你。”然后,他将杨英争吵的助理拉走了。

    杨英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过她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坐在镜头箱上继续看张然指导演员进行排练。没隔几分钟,那个跟杨英争吵的摄影助理过来说要用镜头,杨英就站了起来。

    没想到摄影助理拿着箱子,走了两步,然后把箱子放在地上自己坐了上去。杨英意识到对方根本不是要换镜头,而是嫌她坐镜头箱,不愿意让她坐。杨英彻底火了,大吼一声:“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人,这他妈有意思吗?”

    杨英真的特别生气,远远的找个地方坐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她觉得特别委屈,自己堂堂县政府公务员,主动要求到剧组来帮忙,每天从早上忙到深夜,累得跟二傻子似的,可剧组的人竟然嫌弃自己。她正哭得厉害,有人将一张面巾纸伸到她的面前。她抬头一看,是张婧初,就叫了声“婧初姐”,接过面巾纸擦了擦。

    张婧初见杨英哭得伤心,就问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杨英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说这是歧视女性。张婧初直皱眉头,作为一个在影视圈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演员,她清楚剧组的种种规矩,也知道女人不能坐道具箱的规矩。有人说这是港台传过来的规矩,女生来姨妈坐镜头箱,拍出来的影像会有不干净的东西;有人说是以前梨园传下来的规矩;还有人说,是因为女性属阴,男性属阳,所以女性坐镜头箱会让镜头失焦。在张婧初看来,不管是哪种说法都是对女性的歧视,非常反感这个规矩。

    张婧初当即将杨英拉了起来,带着她找到了刚才的摄影助理。她看着摄影助理冷冷地道:“从解放到90年代,咱们内地的剧组都不兴这一套,连开机艺术都没有,电影还不是照样在拍!人家的好东西你们不学,却把香江剧组的陈规陋习捡来回来,还当成了宝!还什么女人坐器材箱,镜头就会坏了,简直是读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骂完后,张婧初语重心长地道:“国内影视产业发展特别迅速,跟好莱坞以及欧美电影人合作越来越多,其中有男有女,等到你们跟外国团队合作,有外国女工作人员坐了镜头箱,要是你们跳出来说女人不能坐,当心人家告剧组性别歧视!”

    在张婧初面前,摄影助理哪有辩驳的勇气,只能乖乖地向杨英道歉。不过他心里还是很不服气,这种事情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很多老人都说,这些规矩是很管用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婧初把这件事告诉了张然。张然对剧组的这些规矩是不大在意的,他的剧组开机时连神都不会拜,只有一个简单的开机仪式,不过他对剧组的这些规矩也不反对。

    张然知道电影拍摄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受天气、场地等因素的影响很大,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会拍摄耽误。剧组工作人员的压力就比较大,所以,很多人都会寻求心理安慰,搞出了很多规矩。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