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建国是冲着张然来的,希望跟张然有更多的交流,就道:“我还没有吃过剧组的盒饭,今天机会难得,我们就在剧组体验一下,尝尝剧组的盒饭怎么样!”

    王建国要在剧组吃盒饭,到场的其他领导自然不会反对,都点头说好。他们纷纷向张然表示:“张导,那我们就叨扰了!”

    张然的剧组在吃这点上比较重视,跟好莱坞剧组比较接近。不管剧组在什么地方拍戏,生活制片都会搭建一个食堂,保证大家吃饭的时候能够坐在食堂里吃饭,不用蹲在地上,也不用风餐露宿。这次到老树坡村拍戏,村子在半山腰,又不通公路,就将食堂搭在山脚。

    张然他们走进食堂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用餐的工作人员和群众演员。张然告诉众领导,食堂为了提高效率提供两种选择,两荤两素的盒饭,以及现场打的四菜一汤。

    张然和张婧初拿起餐盘打了四菜一汤,李雪建则拿了一个专门为他定制的盒饭;而王建国他们有的拿餐盘打菜,也有人直接拿盒饭。打好菜后,众人来到了主创就餐区,找了个空位坐下。

    王建国扫了一眼,发现李雪建的盒饭跟其他人不一样,饭只有很小一团,他的四个菜全是白水煮的,白水煮肉、白水煮鱼、白水煮白菜、白水煮青菜,不由问道:“雪建同志,你的菜怎么全是白水的煮的?”

    李雪建哈哈笑道:“从这两天起,我要开始减肥了。”

    王建国看着清瘦的李雪建,吃惊地道:“你这么瘦,还要减肥?”

    在场的其他领导也都有些诧异,如果是其他人,他们觉得可能是在开玩笑,但李雪建特别实诚,不是随便开玩笑的那种人。

    李雪建轻笑道:“这是电影拍摄的需要,在电影开始的时候,先爷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身体状态不错,但随着剧情的进展,吃的越来越少,人肯定越来越瘦。如果电影开头和结尾人物是一样的,那就非常虚假了,所以,肯定得减肥。”

    张然介绍道:“拍这部戏,李老师真的是特别辛苦,先是增了一段时间的肥,增加了几斤的体重,最近又开始减肥。每天只能吃一小团饭,肉只能吃白水煮鸡胸肉,因为鸡胸肉的成分是蛋白质,只含有极其少量的脂肪,没有碳水化合物;菜也只能吃白水煮菜。不能吃高热量的东西。隔段时间,饭就完全不能吃了,只吃白水煮的肉和菜,以及营养粉。这真的非常辛苦,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

    王建国听完对李雪建肃然起敬,忍不住道:“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啊!”

    张然对很多所谓的艺术家不以为然,但对李雪建极为佩服:“李老师是真正的艺术家。经常听到电视里说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我对此颇不以为然。但说李老师是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这个我绝对服气。”

    李雪建见王建国和张然都夸自己,谦虚地道:“我只是一个演员,算不上艺术家,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张然这样的。你说中国画的卷轴、还有宋词,我们中国人都知道。可是有谁能够想到,电影的画面能够像卷轴一能展开呢?又有谁能够想到宋词的结构能用在电影上?只有张然!以前都是咱们学别人的电影语言,但现在很多外国年轻导演开始学张然的电影手法了,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王建国笑道:“你们两位都是真正的艺术家,因为有你们,中国电影才充满希望!因为有你们,中国电影才熠熠生辉!”

    吃过中午饭之后,王建国一行在张然的带领下,与群众演员进行了简单交流。他叮嘱大家要和剧组配合好,要发扬雒阳人民吃苦耐劳,不畏艰辛,能打硬仗的精神。随后,王建国一行与剧组的主创,以及群众演员合影留念,然后离开了剧组。

    下午一点半,整个剧组动了起来,开始为下午的拍摄作准备。下午要的还是拍祭天戏,主要拍村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