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场戏是顾维钧驳斥牧野男爵的戏,如果顾维钧的气势弱于牧野男爵,那还能叫驳斥吗因此顾维钧必须在气势上压倒牧野男爵才行。现在周正的气势很足,张然表演的难度就加大了。

    李心悦没见过张然演戏,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如何,如果这场戏压不过周正,那就在学生面前丢人了,那他在学生眼里不会再有半分威信,她不由有些担心。

    班上的学生小声议论着:这好像是我的1919里面的台词,周老师不声不响的,没想到这么厉害

    你们说张老师跟周老师谁厉害些我觉得是周老师,周老师一看就是实力派

    肯定是张老师,我家张老师多帅啊

    我也觉得是张老师,不然就该是周老师做班主任了,我看好张老师

    崔老师与黄垒对视一眼,心里同时感叹道,周正不愧是陈院长带的研究生,功底很深,很多知名演员都望尘莫及,进话剧团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知道张然的表现如何

    他们俩对张然的表现很是期待,张然是国外回来的人才,大家都指望着在他身上学到一些新东西。他们神色专注地走过来,站到最佳观影位置,等待张然的表演。

    中国是未出一兵一卒的战胜国,这样的战胜国有什么脸面到这个会场上来,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勇气到这个讲台上来讲话周正说完最后一句台词,鞠躬行礼,然后傲然走到了学生中间,把舞台交给了张然。

    张然冷着脸走上演讲台,做了一个放包的动作,仿佛真的有演讲台,而他手里真的有包。他看着台下的观众,用浑厚而又极具穿透力的嗓音道:请允许我在正式言之前给大家看一样东西。说着,张然把手表取出来,亮了亮。

    周正看到张然手里的表,微微一愣,随即叫唤起来:那个,那是我的怀表

    进入会场之前,牧野先生为了讨好我。张然戏谑地看了看手里的表,随即将表举起了,向众人了亮了亮,把这块金表送给了我。

    牧野是日本的代表,日本是强国,中国是弱国,被自己蔑视的中国代表不但偷了自己的表,还污蔑自己讨好他,牧野的愤怒可想而知。

    周正将牧野男爵的愤怒完美的展现了出来,面容都有些扭曲,大声叫道:我抗议,这是盗窃中国代表偷了我的怀表,这是公开的盗窃无耻,极端的无耻

    牧野男爵愤怒了,他真的愤怒了姑且算是我偷了他的金表。张然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周正,眼睛里怒火在熊熊燃烧,那么我倒想问问牧野男爵

    张然的气势爆开来,犹如潮水倾泻而出,扫荡一空,整个现场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李心悦一怔,眼中闪过惊讶的光,随即笑了起来,我真是杞人忧天,张然既然敢演这一段,那他肯定是有把握的

    紧接着,张然彻底爆了,整个人展现出气壮山河的气势来:你们日本在全世界面前偷了整个山东省,山东省的三千六百万人民该不该愤怒四万万中国人民该不该愤怒请问日本的这个行为算不算是盗窃是不是无耻是不是极端的无耻

    说最后一句是不是极端的无耻的时候,张然调动了全身力气,以至于他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挥动了一下,像是在给自己加油鼓劲。

    站在几米外的学生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气势扑面而来,浑身一震,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哇塞,太厉害了

    学生们怔怔看着张然,眼睛闪闪亮,脸上全是崇拜的光,就像小粉丝看到了自己崇拜的大明星。

    周正虽然没有像学生那样浑身一震,但心里也是猛然一跳。此时此刻,他甚至都不敢跟张然对视,张然的气势之强,震动心魄

    顾维钧到巴黎和会是为中国争取权益,作为外交官,他必须保持自己的风度,这代表着中国的形象。因此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