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两周之后的下午,张然提着行李箱,走出了安贞医院。

    张然的关系还没转到北电,不能算北电的人,又是自己摔伤的,不能算工伤,只能自己承担医疗费。市级医院这么多天的治疗,住院费加上杂七杂八的药费,实在是一个天文数字,柜台那收费的护士光是核算就用了十多分钟,把他在美国攒的那点家底全掏空了。

    真是辛辛苦苦好几年,一跤摔回解放前

    值得庆幸的是张然完全融合了北电张然的记忆,这段记忆好像变成了他的人生经历过的事情一样,只要他一想,记忆就自然在心里浮现,全都清晰无比。

    这些天,张然对自己的路也想清楚了,他还是想做电影。

    当然这很难,现在是2oo1年,中国电影的最低谷,此时中国电影还没有进入商业片时代。要2oo2年年底,张一谋的英雄横空出世,中国电影商业化的大幕才会揭开。除了张一谋冯晓刚等屈指可数的导演,绝大部分电影都在赔钱,愿意投资拍电影的人极少。

    在这种情况下,新人导演要想获得投资,可能性几乎为零,国内新人导演的第一部电影基本上都是自己筹措的资金。贾樟柯的小山回家是贾樟柯他们的摄影小组一起凑的钱;宁皓的香火把他拍广告挣的钱全砸了进去;李杨为了拍盲山把家里的房子抵押了。

    其实不只中国如此,全世界都这样,没有名气的新人,别人凭什么相信你。重生者不是神,不可能往地上一躺就能够日天

    相比这下,进入北电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北电有两个巨大的优势,第一,巨大的人脉,整个影视圈,从电影制片,到电影行,每一个环节都有北电人的身影,不夸张的说,北电占据着中国电影的半壁江山,成为北电老师就掌握了巨大的人脉;第二,北电有自己的电影厂青年电影制片厂,青年电影制片厂成立的目的就是给学生教学实习的机会,给教师实践的机会。作为北电的教师,张然自然有机会拍片,这可比到外面去拉投资要容易多了。

    头顶的太阳喷着毒焰,烤得人的头皮出阵阵焦糊味。张然突然想起自己o6年上戏毕业,到京城来闯荡时的情形,那也是八月,太阳也是这么毒,那时张然心里充满希望,觉得有无限的可能,最终因为冯晓钢的一句话被打入地狱。

    但这回不同了,张然不再是初出茅庐的懵懂少年,他有未来14年的记忆,他有两世的知识,他相信自己不这一次会失败

    张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灼热的空气几乎烫伤了肺叶,他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去北平电影学院

    这回张然上楼的时候很小心,生怕悲剧再次上演,不过聪明人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他顺利的来到了表演学院的院长办公室,见到了表演学院的院长陈建峰教授。

    陈建锋五十多岁,个子不高,面容清瘦,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仿佛能看到人心底去。

    他抬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微笑着道:来,坐吧,身体情况怎么样,彻底恢复了吧要是没好就不要急着出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不能有半点马虎啊

    谢谢院长张然在陈建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一脸的无奈,早就康复了,要不是医院的非要观察几天,早就出院了

    陈建峰微微颔:关于你的工作,院党委已经开会讨论过了,你负责o1级本科班的表演课教学,并担任班主任,对于这样的安排,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张然皱了一下眉,班主任兼表演课老师,自己做其他的时间就少了,不过他还是点头道:感谢学校对我的信任,我一定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工作,只是我没有从事教学工作的经验,就怕犯了不该犯的错。

    陈建峰似乎看透了张然的心思,语重心长地道:没有经验没关系,所有老师都是这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